20 Aug

医养结合:想说爱你不容易!


 养老、就医,对于老人而言,是绕不开的话题。对此,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是,最为关键的还是如何保障的问题,因为这直接关系到能否真正惠及老龄群体。“医养结合”涵盖医疗康复保健和养老,是一种新型养老服务模式,可有效解决老人养老及就医问题,不仅能让他们“老有所依”,更可让他们“老有所医”。泉州的“医养结合”仍在不断探索、完善的路上。
【市民观点】好是好,但还是有顾虑
“医养结合”就是把专业的医疗技术检查和先进设备与康复训练、日常学习、日常饮食、生活养老等专业相融合,以医疗为保障,以康复为支撑,边医边养,综合治疗。  
针对“医养结合”,大家都怎么看呢?福建日报新媒体·闽南网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市民。
林大爷:希望普及到每个镇  
林大爷今年65岁,家住在晋江陈埭。接受采访当日,他刚好带外孙女到泉州市区补习。“这种机构建起来,对年轻人好,对老人也好。”林大爷说,有这种医养结合的机构,年轻人不用为老人负担,老人有什么病又能得到及时救助、医治,这对家庭、年轻人、老人都有好处。如果自己年纪大了,有条件当然要去这种机构养老,省得给孩子带来负担。  
林大爷也讲到,还要有近一点的地方,如果养老机构离家很远,就不方便了。如果能普及到乡镇、本镇,就比较好。
姚女士:农村老人更需医养服务
57岁的姚女士老家在南平,因儿子在泉州工作,她搬到泉州市区已有3年。虽然还不到时候,不过她很看好医养结合机构的发展。“要做得好,服务态度是关键。”在姚女士看来,老人在养老机构养老好一些,不然子女负担太重。而且过集体生活,老人更不会孤独。她说,在她妈妈身上,她就深有体会。她可以感受到老人家好像很寂寞,很喜欢人家陪她玩,陪她聊天。但如今都出来了,好像也照顾不到。所以,这块还是要发展得好。  但是,姚女士也有所担忧,因经济条件无法负担,可能老百姓进不去这类机构,且农村还更需要,毕竟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就剩老人家在家里。
李大爷:更喜欢在家里养老“在家里养老,在公园散散心,这是老人家最基本的一种想法。”69岁的李大爷喜欢唱歌,时常和朋友们到公园娱乐。他对“医养结合”养老模式并不了解,目前追求的就是身体一定要好,不要给子女增加负担。他认为,这是最好的一种方法。  至于到养老机构养老,他这样说道,“经济要很好的才承担得起,我们这种企业退休的,工资两千多块钱,我们承担不了那种事情。因为这个社会平等分差很多,好几层,有的退休七八千块、一万多块,也有一千多、两千多的,要根据个人的水平去进行养老,应该是这样。”
王先生:能够医养当然更好  
来自惠安的王先生认为,在家养老,对老人来说会更加舒畅,但现在很多都是独生子女。从独生子女角度来讲,如果老人在家养老,有时需要人照顾,让子女来照顾不太现实。所以,他觉得从子女角度而言,社会应多建设一些养老机构,这样很多老人住在一起,也不会觉得很孤独。  王先生讲到,惠安东桥屿头村已在建养老机构,他觉得,这是农村很好的一个尝试。“如果能够医养当然更好,但是这个费用能够处理,当然非常好。”他也担心费用问题。
【医养机构】政策有支持,但仍需探索完善  
医养结合单位或机构,可就近就地服务老人。据统计,至2018年底,泉州共创建医养结合试点单位167家,包括医养结合机构、医疗卫生机构与养老机构协议合作、居家社区医养结合服务等不同类型机构;其中,省级试点单位7家,市级试点单位18家。泉州积极推动医疗卫生机构与养老机构建立合作机制,鼓励医疗机构到养老机构设置诊疗延伸点,支持养老机构内设医务室、卫生所、护理站等。  
泉州江南老年颐乐园是目前泉州规模最大、设施最齐全的大型综合性养老机构。园长曾艳红介绍,园区现有分别来自泉州市第一医院和江南医院的两支医疗团队。泉州市第一医院的医生于每周一、三、五到园区坐诊,护士每天都在;江南医院的医生则在每周二、四、六及夜间到园区值班,即24小时都有医疗队伍为老人服务。服务的内容主要包括慢性病管理、常见病服务及其他医疗方面的预防和宣扬等。  
该园区与上述两家医院合作,开通绿色通道。如果老人需看急诊,或遇到特殊状况就可通过绿色通道送到医院救治,做到小病不出门,大病可通过绿色通道,不会耽误老人的治疗时间。  
目前,在该园区,慢性病、常见病用药,都可通过泉州市第一医院刷医保,不过在医治方面,还不行。曾艳红介绍,接下来,园区在医疗方面的工作会推进完善医疗项目,也会尽量争取在治疗过程中,能够让老人刷上医保。  
泉州兴贤医院是泉州市第一批医养结合试点单位。“服务的特点就是有医疗保障,以医带养。”该医院院长、主任医师王灿阳介绍,医院在综合医院的基础上拓展养老服务事业,以收治失能和半失能老年人为主,目前入住老人多数80岁以上,失能、失智的占60%以上。与普通养老机构不同,养护中心有较好的医疗条件和保障。  
作为新型养老模式,“医养结合”服务还需探索并完善。王灿阳告诉记者,政策上,政府还是比较支持的,但还有很多具体问题需逐步去拓展。因为不单单涉及治疗问题,还有医保、康复治疗等方面需要进一步探讨。他说,安全、服务方面要不断优化,也只有不断加强建设,才能得到老人和家属的认可和肯定。  
据了解,目前,全市养老机构均与医疗卫生机构签约合作,为入住老人提供定期巡诊、健康管理、就医绿色通道、健康体检和指导等服务。
【焦点问题】医养机构如何收费?  
居家养老是主流,机构养老作补充。对于养老机构,其未形成消费市场的背后,费用是无法忽视的问题。入住养老机构会不会太贵?特别是医养结合机构,老百姓承担得起吗?这是很多女子或老人首要关心的问题。  
泉州江南老年颐乐园是“公办民营”的养老机构。在其自理区老人按入住的30㎡、40㎡、60㎡套房不同的房间计算收费,最低约2000多到4000多元。护理区按户型床位收费,双人住的2000元/床,三人住1500元/床,再加上护理费(分等级)、餐费等,起步约3000多元。园长曾艳红介绍,这里的服务配套相对完善,环境比较优美,园区规划相对较合理,分自理区、护理区、特护区等,其收费和服务相挂钩,相对在泉州的养老机构水平算是不高的。  
泉州兴贤医院对每位入住老人依据Barthel指数,包括进食、洗澡、修饰、穿衣、控制大便、控制小便、如厕、床椅转移、平地行走、上下楼梯等十个方面进行自理能力分级护理评估,按养护级别收费。  
记者了解到,泉州公办养老机构的收费由物价部门定价,民营或公建民营的由市场定价。目前,全市公办公营养老机构只有鲤城区福利院和永春县福利中心老年公寓。
【部门举措】鼓励开展更多医养结合试点  
泉州市民政局年初出台的《泉州市实施养老贴心工程加快补齐养老事业短板2019年行动方案》明确,将以医养结合为重点,着力提升养老刚性需求服务的供给能力。  
具体而言,泉州民政部门将持续推进养老护理床位增长,推荐医疗机构和养老机构合作共建,探索建立居家、社区、机构“三位一体”的老年人长期照护服务体系,在晋江市开展长期护理险的基础上,鼓励更多的县(市、区)开展试点,保障失能、半失能、高龄老人的生活照料、康复护理、精神慰藉和安宁疗护等长期照护服务。  
在推进医疗机构和养老机构合作共建中,将实现“医中有养”“养中有医”、合作共赢。一方面,支持医疗卫生机构拓展老年康复、护理等服务项目,在医疗卫生机构建设养老机构等,鼓励医疗机构到养老机构设立诊疗延伸点,开展基本护理、常见病治疗、康复指导等医疗服务;一方面,支持养老机构、居家社区养老照料中心等设立医务室、卫生所、护理站等,以不同形式为入住老年人提供医疗卫生服务。同时,推动养老机构与周边医疗机构签订长期合作协议,并将居家养老老年人纳入家庭医生签约服务重点人群。  
值得一提的是,为深化医疗和养老服务“放管服”改革,进一步促进医养结合发展,今年,国家层面对医养结合机构审批流程优化进行了优化。泉州市民政局养老服务科相关负责人介绍,养老机构申请内部设置诊所、卫生所(室)、医务室、护理站的,取消行政审批,试行备案管理。医疗机构设立养老机构,不再实施养老机构设立许可,具有法人资格的医疗机构申请设立养老机构的,不需另行设立新的法人,不需另行法人登记。同时,泉州也支持新建医养结合机构。  
泉州也将继续做好居家养老的老年人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等工作,为老年人提供医疗保健和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同时,鼓励引导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与村(社区)养老服务机构建立完善合作机制,提升养老服务机构提供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能力。
【专家建议】提倡 “抱团养老” 扩大医养覆盖面  
杨京钟教授是福建省政协委员、泉州市政协委员、黎明职业大学经管学院副院长。这两年,他很关注养老服务,并针对长者食堂和“抱团养老”提交了省、市提案。他认为,政府鼓励民办企业或民办单位发展养老服务,但市场化后也产生了费用问题。一般的老人因经济条件等限制,没那么多钱进行商业养老。到目前为止,泉州的养老成本非常高,很多老人住不起或养老不起。所以,要降低成本,政府应该多办纯粹公立的养老机构。  
在采访中,杨京钟教授还提到,在医养结合方面,目前还存在医疗养老覆盖率低,特别是在农村更待完善;医院医务人员人手不够,没有更多精力做养老;养老机构未纳入医疗保险范围等不足,要解决这些问题,需通过改革,包括政府、行业企业、社会、家庭或个人多方一起行动。  
杨京钟教授认为,政府应该制定一系列的扶持政策,投入财政资助推广“抱团养老”,打通跨地域养老医保卡报销,多办几所纯粹公立的养老机构,降低养老成本。同时,要大力培养医疗人员,鼓励大学生面向养老服务就业,让他们多从事养老服务,重点在养老保健、基本医疗服务等方面做出自己的贡献,充实基层养老的队伍。  
政府部门还需通过一些规章制度扶持、鼓励,扩大医养的覆盖面,特别是农村的老人,能像在城市的老人一样,可获得更多的、优质的、高质量的养老服务,使他们能够老有所养,老有所医,能够在情感、心理上获得更大的安慰。  
另外,对于杨京钟教授提出“抱团养老”,今年7月13日,泉州市民政局回复,“抱团养老”尚属新生事物,是养老服务模式的创新与探索,泉州尚未起步。该局将积极向其它地区取经,学习先进经验,落实相关政策,从机制、资金、环境、服务上下功夫,着力完善“抱团养老”扶持政策,实现老人“就地养老”服务需求。

添加新评论

Chinese CAPTCHA
键入显示在图片中的字符
生成新的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