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Aug

养老,也要体面,谁都不要说抱歉


“我自认为一直都是认认真真地工作,可万万没想到会成为今天的样子啊!”
田代先生,一位日本的独居老人如是说。他年轻时一直拼命工作,一心赚钱,没有结婚,交足了养老金,做了养老储蓄计划,却从没想过老后生活如此孤独辛苦。
田代先生,时年83岁,独自居住在50多年前的几坪的木宅里,房间狭窄、垃圾散落、被子不叠。对他来说,每个月,最幸福的时刻就是发养老金那天去一所大学学生食堂买400日元(约24元人民币)的午餐,便宜好吃又大份。而他平常省吃俭用,不开空调、不用洗衣机、不开电灯,看电视也是一种奢侈,早年买的口袋收音机成为他日常生活的唯一陪伴,100日元(约6元人民币)两把的凉面是他维持生命的主粮。

这就是不少日本老年人的晚年写照。“那还不如早点死死干净”有些老年人感叹道。
曾几何时,渴望长寿是人类渴望已久的愿望,从古代帝王寻找长生不老的灵丹妙药,到现代人类孜孜不倦地研究探秘生命长寿的奥秘。确实,随着人类科技发达和生物技术水平的不断进步,人的寿命大大延长。

根据畅销书《百岁人生》的数据显示,从1840年开始,人类寿命就在以平均每年大约3个月的速度递增;每过十年,人类就可以多活两到三岁。据此推算,2007年以后出生的人,将有50%的概率活过100岁,至少人类长寿的愿望将逐步得以实现。

愿望得以实现,是美好的。但是,我们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都将活到一百岁,我们的生活和工作要怎么办!
长寿真的是福吗?古有谚语“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但是,当百岁人生成为一种负担,这不仅不是福气,更是一种噩梦。

老无所依,离我们并不遥远
日本NHK电视台录制了一部纪录片,名为《老后破产》,讲述了日本老年人在老年化社会的悲惨晚年,触目惊心。
目前,日本是世界上人均预期寿命最高的国家,相关数据统计,日本国民平均寿命83岁,但是生育率偏低!日本也成为老龄化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根据日本内阁府《高龄社会白皮书》,截至2018年3月底,日本目前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例高达27.7% 。
由于经济衰退、通货膨胀、收入减少、养老金不足等原因,于是出现了文章开头田代先生的场景,这被称为“老后破产”的凄惨现状。
钱不够花、积蓄清零、吃不饱饭、坐不起车、不敢生病、无人关照、没有朋友……

步入晚年的田代先生每月有10万日元(约6000元人民币)左右的养老金。老人每月房租6万日元,剩下的4万日元就用来生活。去掉水电煤气等公共支出,再交完保险,手里的生活费就只有2万日元了。
田代先生只在确认养老金到账后的那一刻,他才允许自己奢侈一回——附近一所大学学生协会食堂里400日元一份的份饭午餐。

这是泽田先生的处境。他用微波炉加热,冒着热气的米饭上的是罐装青花鱼。泽田先生狼吞虎咽地扒起饭来,期间他多次用方便筷捞起食品罐头底下剩下的酱汁享用。
饭钱还是可以省出来的,但泽田先生无法节约的生活费是“洗衣费”。住的旅馆没有洗衣机,所以,他只能外出用投币式洗衣房。虽说不过是200日元,但对泽田先生来说,超出两顿饭钱的洗衣费是个很大的负担。
川西先生每次复诊都是坐医院的免费区间公交去。为了节约开支,他要坐这个免费班车,就必须靠不良于行的双脚走20多分钟到车站。这时派上用场的,就是老人专用的手推车了。走路的时候像推婴儿车一样,身子就能得到支撑了,可以代替拐杖。
打车的话,单程就要花约2000日元,来回4000日元。打车能减轻身体的负担,但存款的减少也只在眨眼之间。

田代先生自从不去医院后,有一件事很是让人头疼,就是牙没了。他几次都想装假牙,可又没这钱,就一直没去看牙医。
看着喝下头疼药沉沉睡去的田代先生那蜷缩起来的背,不仅让人联想,换成自己,这种状况能受得了吗……
贫穷的痛苦之处在于,周围的朋友都没了。田代先生说道:“比如,婚礼庆祝怎么办?葬礼奠仪怎么办?没钱的话,无法与人交往啊。”连朋友间的聚餐都参加不了,这样的自己是可怜的,孤寂的,悲惨的。因为没钱,朋友“关系”就会断掉。
人是群居动物,如果不是迫于无奈,谁愿意成为社会中的“孤岛”,窝在狭小的小屋里度过残年呢?

原本仅凭着与家人的感情就能好好活下去,可是到晚年无依无靠,又被生活逼到尽头。 菊池女士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但不幸的是在她的晚年——独生子幸一先生40多岁过劳死。老公五年后又离世。从此,生活失去了依靠。之后,她每月只有8万日元的收入,交完房租、生活费、护理服务费等,就会出现3万日元左右的赤字。
害怕寂寞的老伴生前经常说:“我要走在你前面,你要送我啊。”这话都成口头禅了。望着老公的照片,菊池女士对着佛龛嘟哝道:“被留在世上的我,也很孤单啊。”

曾经我们坚信,每一个认真生活的人都值得被认真对待。对不起,没有。
年轻时,拼命工作,竭尽全力活到今天的一个个普通人,没有得到回报——这,就是当今日本老人所遭遇的现实。

日本的今天,也许是我们的明天
中国2001年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首次超过7%,进入老龄化社会。2017年中国65岁及以上人口1.6亿人,占比11.4%,正在向深度老龄化社会迈进。
联合国预测,到2020年我国65岁以上老龄人口将达1.67亿人,约占全世界老龄人口6.98亿人的24%,全世界四个老年人中就有一个是中国老年人。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老龄化最严重的日本,人均GDP是中国的6倍,美国的人均GDP是中国的8倍。他们是富裕的老龄化,而中国是“未富先老”。
表面上看,中国的老龄化阶段很像20年前日本的情况,但中国的“未富先老”和日本的“先富后老”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一般来说,为了保证国家的人口负红利不至于太大,总和生育率应该接近、甚至超过2,也就是说一对夫妇至少应有两个孩子。日本育龄女性的生育率目前是1.4,而我们中国是1.2,比日本还低。
相关数据统计,2005年我国老年抚养比为16.39%,意味着每6.1个劳动年龄人口须负担一位老人。预计到21世纪中叶,中国老年抚养比或将达到62.5%,即约每1.6个劳动年龄人口须负担一位老人。
网上曾有过一副让人泪目的图,一个独子坐在双亲的病床中间。当独生子女成为家庭的顶梁柱,上有老、下有小,他们的压力有目共睹,那份沉重让整个家庭都笼罩着一层不安。父母因为高昂的医药费和生活费,进入“老后破产”的境地,而独生子也会因为承担太大的压力,成为“老后破产”的预备军。

养老,“并非与我无关”,
“不趁现在谋划,将来我也会这样”
纪录片中,多数老人在年轻时都曾努力打拼,交足了养老金,甚至做了养老储蓄,而不是因为个人好吃懒做才沦落到这般光景。山本女士心里很委屈,“那时候完全想象不到,现在过的会是这样的生活。一直在拼命工作,可为什么现在这么苦呢……”。
在日本老后破产的大军中,不乏有年轻时实现财务自由的人,结果因为经济下行,投资不当,到了晚年入不敷出,老后破产的凄凉现状。
有句话说,“人生最痛苦的事情是人活着,钱没了。”
仅仅依靠养老金,随着平均寿命在延长,养老金缺口将会越来越大,养老金的缴纳远远不够。如果仅依靠储蓄,随着通货膨胀,物价上涨,钱大幅贬值,完全不足以保障老年生活。
可以说,投资养老在未来会成为一门必修课。
相关专业人士说,养老“钱包”的投资必须以权益资产为主。养老“钱包”有两个特点一是需要的钱特别多,二是需要的时间很长。因为养老需要的钱特别多,所以要以权益资产为主。因为养老的时间很长,随着时间拉长,权益资产的波动幅度会大大减少。数据显示,自开放式基金成立以来至2017年底,偏股型基金年化收益率平均为16.5%,完全可以实现投资养老的目标。如果一味强调低波动,低风险,收益无法跑赢通货膨胀,那么完全满足不了养老的需求。
投资养老,要提前规划,未雨绸缪,方得始终。
有一首歌《当你老了》歌词这么说,“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当你老了,走不动了,炉火旁取暖,回忆青春……”  希望当我们老的时候,都可以过上老有所依、老有所养、老有所乐、老有所安的生活,可以在炉火旁回忆青春。
养老,也要体面,谁都不要说抱歉!

添加新评论

Chinese CAPTCHA
键入显示在图片中的字符
生成新的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