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段婆婆发病了,呼吸困难!”11月16日半夜两点多,重庆市第二社会福利院内,医生牟天华的电话响了,电话另一端传来护工焦急的声音,牟天华披上外套就往老人住处跑去。
  吸氧、喷沙丁胺醇……牟天华对80岁的段云孜进行了抢救,老人终于缓了过来。
  抢救如此及时,因为医院就在养老院内,两者相距不过500米。
  养中有医
  老人健康有了保障
  其实,这并非是老人第一次发病。段云孜患有甲状腺癌、哮喘、糖尿病、高血压等多种疾病,发病十分频繁。
  “当初选这里除环境好外,就是因为福利院里有颐康医院。”段云孜有3个孩子,最远的在加拿大,近的也因为工作繁忙无法随时在身边照顾。因不想成为子女的拖累,3年前老伴去世后,段云孜就到处找养老院,有医疗保障是她最看重的地方。
  住进福利院后,段云孜成了牟天华的忠实“粉丝”,“我还有牟医生微信,有什么不舒服我就给他发信息。

  随着我国步入老龄化社会,养老,愈发成为社会"不可承受之重"。据预测,到2050年,中国老年人口将增至4.8亿,与此庞大市场对应的,是公立养老机构的捉襟见肘。近年来,我国大力发展养老事业,催生了不少民营养老机构的诞生。同时,国家密集发布与养老相关的政策,从养老设施建设、用地、政府购买服务、社会资本进入、医养结合、养老服务体系建设、互联网+养老、智慧健康养老、标准化建设、人才培养、养老服务补贴、金融支持、税费优惠等各个方面都提供配套扶持政策。结合我国已出台的各项政策,未来我国将建成"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医养相结合的养老服务体系"。
  然而,公立养老院资源的缺乏,私立养老院高昂的养老费用。在此不平衡的现状之下,中国社会养老急需一种更为大众所接受的合理的养老模式出现。
  国际上养老发达的国家,均提倡和采取"居家养老"的模式。例如在美国:最为人们熟悉的一类养老服务是"居家护理养老"。许多社区都有长者服务中心,除了一日三餐、个人照料等服务,也为老人提供各类生活、社交与医护服务。

随着一孩生育政策结束,独生子女父母养老问题备受关注。3月4日上午,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俞金尧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他拟提交《关于为独生子女父母的养老制定国策的提案》。提案提出,在编制第十四个“五年规划”时,将独生子女父母的养老问题作为重点内容。
“独生子女父母养老问题非一两个政府部门可以解决,必须在国家层面上制定规划,并相互协调予以解决。”记者注意到,这是俞金尧委员连续第二年带来关于独生子女父母养老问题的提案。去年他提出,针对独生子女父母,在政策所规定的退休金的基础上,上浮5~10%的退休金。
在政府财政支持下,适当提高农村独生子女老年父母的养老保险金。“一孩生育政策虽然已经结束,但影响却是深远的。当它带来的‘红利’逐渐消失的时候,它所引起的中国人口结构失衡和社会加速老龄化的问题也开始凸显。我们分享了这个政策带来的‘红利’,也要做好长期‘还本付息’的准备。”俞金尧说。
他表示,由于一孩生育是国家政策,独生子女父母的养老问题也只有在国策层面上来采取措施,才能引起全社会的重视并产生实际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