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老年人来说,年纪大了,在哪养老是个问题。居家养老,是绝大多数老人向往的。几乎没人愿意离开家、离开自己熟悉的生活环境和社会交往圈。然而,意愿与现实往往无法一致。现如今,我国的家庭结构已经和西方国家非常接近,即:生育率降低,结构趋于小型化。平均每户低于3人,城市空巢独居老人占比已达50%以上。面对这样的现实,构建社会化养老服务体系是必须解决的问题。
  因此,国家提出了未来中国社会化养老问题解决的基本思路及大政方针,可以概括为: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医养结合。用更形象的表述,就是“9073”模式:90%的人选择居家养老;7%的人选择社区养老;3%的人选择机构养老。这也描述了一种生活方式:刚刚退休的年轻老人,多半在自己家里继续生活(60~75岁左右);超过75岁后,一部分老人出现自理困难,可通过社区提供的支持服务解决生活上的问题,从而继续在家中生活;当出现生活能力明显下降,需更多照护时,可选择进护理型养老机构。
  居家养老。

随着老龄化的来临,中国老龄人口数字不断创造新高。面对不断增多的新生代老人,城市养老出现了工作养老、旅居养老、公益养老、文娱养老等新方式,应不断创新城市养老方式,引领老年人过上积极、健康的养老生活。
养老是一种生活方式,也是一种生活态度。当前,老年群体发生了结构性改变,有钱、有闲、有意愿过上高品质养老生活的新生代老年人在逐渐增多。当代城市老人的养老条件、养老观念和养老方式都在悄悄发生变化。以安养和乐活为基本点的“养老质量”开始成为重要的养老议题。
新生代城市老人是相对最年轻、相对健康和活跃的老年人,是老年人中的“年轻人”
城市实有老年规模总是呈现出动态变化的趋势,有人进入,也有人退出。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开放人口假定下老年人口流迁入或者流迁出,另一种是封闭人口假定下的人口继替或者可以通俗地称为“人口的新陈代谢”。那么,“新生代城市老人”就包括了两类人群,一类是新进入老年群体的本土户籍老人,譬如新退休群体;另一类是新进入实有老年人口统计口径的外地流入老人,如媒体关注的“老漂族”。

目前,全球一些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呈现出老龄化趋势。这种人口结构变化给社会带来了机遇和挑战。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研究表明,1950年,全球超过80岁的人口约1400万。到2080年,这一数字预计将达到7亿。如今,英国出生的孩子预期寿命超过90岁。该学院人口学教授迈克·墨菲(MichaelMurphy)认为,20世纪最大的成就可能就是使人类的预期寿命加倍。人类应如何在更长的预期寿命中提高生活品质,如何更好地度过老年阶段?记者就上述问题采访了有关专家学者。
  早期工作地点影响职业生涯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高级研究员艾米丽·默里(EmilyMurray)表示,放眼全球,随着人们预期寿命的增长,包括英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都延迟了退休年龄。预计到2028年,英国公民需要到67岁才能领取到国家养老金。但英国的大多数员工在65岁之前就已经停止工作了。对一部分人而言,提前退休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改变,但对另一部分人而言,提前退休会消耗储蓄,导致社会不平等程度加剧。但近期有研究表明,个人早期工作生活地点的选择将对其职业生涯产生长期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