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随着养老产业医养结合的不断深入基层,公办民营的观念普及,老伴公司开办养老照料中心的想法日趋成熟。

 

近日,在山东省临清市一家老伴日间照料中心已正式落地,现已在试营业阶段,开业第一天,老人们就络绎不绝!

 

444

(老人们在娱乐的同时体验老伴床。将医养结合的方式带入老伴养老第一家日间照料中心)

 

(山东省临清市民政局副局长亲临视察)

 

(老伴照料中心院长为副局长介绍北京老伴集团)

 

 


 养老服务业的深入改革进入第七年,无论是政府改革引领或是市场主体发育上京沪两地依然是全国的“领头羊”,从某种角度来看养老运营服务学上海创新改革看北京。
1月14日陈吉宁市长在北京市两会做了政府工作报告,老友邦特将涉及养老服务业的工作内容整理、盘点如下:
 2018年北京养老服务业工作总结
 陈市长说,“2018年新建养老服务驿站182家。建立居家养老服务津贴补贴制度,将老年人社会优待服务范围从65岁以上扩展到60岁以上。”
 据北京市民政局李红兵副局长介绍,截至2018年年底,本市已为超过110万的60至64周岁老年人集中发放了“北京通—养老助残卡”。
 北京推出了养老驿站”流量“补贴政策。整合老年人福利政策,推出老年人社会福利津贴补贴实施方案,即将建立困难老年人生活补贴、失能护理补贴、高龄津贴等基本养老服务制度。
 为5.8万余名独居、高龄老年人提供巡视探访服务,完成经济困难老年人家庭适老化改造9000户。

《当我要上养老院的时候》
我要去养老院了,非不得已,我是不会去养老院的。但是当生活开始不再能完全自理,而儿女又工作忙碌还要照顾孙子,无暇顾及你时,这似乎成了我唯一的出路。
我要准备搬家了,搬到养老院去!
养老院条件不错:干净的单人房间,配有简单实用的电器;各种娱乐设施齐全;饭菜还算可口;服务也很周到;环境也很优美;就是价格不菲。
我的退休金肯定无以支撑。但是我有自己的住房,将它卖掉,钱就不是问题了。我养老花不了,不久的将来剩下的就作为遗产,留给儿子。
儿子很理解:你的财产应该您享用,不要考虑我们。剩下的就是我要考虑做去养老院的准备了。
俗话说:破家值万贯,指的是东西多。过日子针头线脑什么也少不了,箱子、柜子、抽屉都装满了各种日常用品:四季的衣服,四季的床上用品,堆积如山;
我喜欢收藏,邮票集了一大堆;紫砂壶也集了百十来把;还有许多珍藏的小件物品,什么翠、核桃等小把件、掛件,还有二条小黄鱼。特别是书,整个一面牆的书柜,装的满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