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日下午,北京市老龄工作委员会2019年第一次全体会议召开。会议由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市老龄委副主任陈蓓主持。北京市老龄委副主任、市老龄办主任、市卫生健康委主任雷海潮作工作报告。北京市副市长、市老龄委主任卢彦出席会议并讲话。
  雷海潮介绍,党的十八大以来,市老龄委紧紧围绕首都城市功能定位和老年人服务需求,强化政策创制,着力提升老年人获得感,首都老龄事业取得长足进步。

  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不断加强,为建立老年人健康档案343万余份,为157万余名65岁以上常住老年人提供健康管理服务。实施中医健康养老示范工程,2018年为居家老年人提供出诊服务13.77万人次。

  老年宜居环境建设不断推进,老楼加装电梯累计开工990部,完成378部。为户籍老年人家庭推广安装独立式感烟火灾探测报警装置150万套。

        白岩松在两会期间接收新京报采访时说:到2018年底,中国60岁以上的老人已有2.5亿,其中60到65岁之间的老人有8200万,这个数字还不包括55岁至60岁的退休女性。我做提案一般不太愿意去追热点,这个提案我准备了很久,一直没提是觉得时间不成熟。但是到2018年,不仅我们看到了老龄化的加剧,更重要的是就在这一年,中国的新生儿同比下降200万。也就是说,中国的人口红利正在逐渐减少。所以从去年年底到现在,社会上一直呼吁放开生育政策,不仅仅是放开二胎,而是全面放开。

根据全国老龄办公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已达2.41亿,占总人口的17.3%。两会期间,“养老”是代表委员们重点关注的热点民生问题之一。据估算,养老产业将迎来5万亿的市场空间。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养老及进一步推动养老服务市场化成为大多数代表的一个共识,并且很多地方正在大力推进养老服务产业化。
  不可否认,市场化的养老服务能够满足一部分老年人的养老需求,尤其是城市高收入老年人的需求。一方面,城市高收入老年人有经济条件获得市场化的养老服务,从当前各地市场化养老服务的收费标准来看,条件一般的为每月一两千元,条件较好的为每月五六千元。另一方面,这与城市社区的特点有关,城市社区是一个陌生人社会,老年人群体的生活空间相对隔离,在子女外出工作的情况下,老年人在家尤其孤独,因此养老院对于城市老年人形成了空间的集中效应,有助于扩展城市老年人的社会联系。因此,城市老年人对市场化的养老服务接受度普遍较高。
  但笔者调研时发现,大部分农村老年人却不愿进入市场化的养老机构养老。这与以下原因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