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底,我国有60岁及以上人口2.4亿,预计2020年达到2.48亿,2025年达到3亿。面对深度老龄化的步步紧逼,深挖老年人娱乐消费蓝海,为老年人提供文化服务,促进经济发展,显得尤为迫切。时代飞速发展,具有较高消费能力的“新老年”群体已经崛起。
  “新老年”集体“上线”
  《2017中国老年消费习惯白皮书》中提出“新老年崛起”的概念,即身处61岁至76岁这一年龄段、有固定收入来源的群体。他们健康尚可,拥有更多财富、更多时间、更开放的心态……“退而不休”成常态,追求“晚年幸福”是目标,在生活上讲求高品质、与年轻人同步。
  一拨一勾,弦起弦落,一曲悠扬悦耳的《渔舟唱晚》在指间缓缓流动……在成都市文化馆市民文化艺术培训学校里,65岁的程好苹正在弹奏古筝。而在1000多公里外的河南省新乡市高新区老年大学里,几十位身着旗袍的老年人正在学走模特步,一名学员说:“我的青春好像又回来了。”
  66岁的北京市民张春林喜欢拿着相机,记录生活中的有趣瞬间,做成融媒体产品传到网上。

以老年人养老为线索推动剧情的电视剧《都挺好》难得地受到了年轻人的关注。 “作天作地戏精老巨婴”苏大强的养老历程格外曲折:先是要跟着大儿子去美国定居未果,不得已和二儿子一家挤在一个屋檐下,后来受不了闹着让大儿子买房给自己独居,却在独居时被保姆骗钱骗感情要去自杀,还一直不愿意被女儿接回家住,嚷着让儿女把自己送进养老院得了。
进养老院,对很多老人来说是个心理上过不去的坎。苏大强这样的城市老人尚且把养老院作为最后的退路,进养老院对大部分农村老人来说,更是个迫不得已的选择。在国家统计局对我国农村老年人养老状况的调查中,无论东部、中部、西部、东北部,绝大多数老人都倾向于和子女合住或独居(或与配偶居住),而选择敬老院、福利院、老年公寓、村子日托所等各类养老机构的老人少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不能接受自己被送进养老院,是农村老人们的普遍态度。老人们认为“孤老才进养老院”、“进养老院不光彩”,在保守的老人看来,养老主要是儿女的事,进养老院会使得儿女们承受舆论压力,被认为是儿子不孝或家庭关系不好。

2000年以前,中国还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国家,到处都在讲劳动人口红利。1999-2000年间,中国进入了老龄社会;2025年之前,中国会进入深度老龄社会;2035年之前,65岁以上的老人会达到20%,中国将进入超级老龄社会。中国从一个年轻的社会进入老龄社会、深度老龄社会、超级老龄社会,一共30年。比较而言,美国1950年进入老龄社会,到2015年进入深度老龄社会,用了65年,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做到有备而老。我们是“跑步”进入超级老龄社会的。oecd国家在进入老龄社会时的人均gdp为1万美元,我们仅有800美元,这意味着中国“未富先老”,已成事实,无法改变。我们今天必须面对这个问题。
  
  养老金改革只有三条路
  2012年,劳动人口直线下降,这个在经济学上叫“路易斯拐点”,当时我写了一篇关于养老金改革的文章,提到延迟领取养老金,给年轻人减少负担。2017年政府披露了黑龙江省养老金只够发9个多月。由于交钱的人少了,领钱的人多了,2018年中央财政为各地支付养老金补贴五千多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