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Mar

养老如何才能“都挺好”!


最近电视连续剧《都挺好》热播,剧情围绕着父亲苏大强何处安养这一中心话题展开,触及了老年人的心理、儿女家的难处以及代际关系矛盾等诸多问题。
有句话说得好,“父母的家永远是儿女的家,儿女的家却不是父母的家”。住儿女家养老看起来不是上佳选择,两代人因为生活方式、价值观念不同,时间一长很容易产生“代沟”,导致代际冲突和老无所依。剧中的父亲苏大强的养老遭遇就是一个鲜活的例证,在我们周遭的生活中并不少见。对未来独生子女家庭的空巢老人来说,如果身体尚可,合理的选择是独居养老;如果不幸失能,最后的选择是机构养老。我们须认清一个形势:随着过去几十年人口生育率的持续下降、家庭规模普遍小型化和家庭结构核心化,家庭养老功能严重弱化已是不争的事实。少子化和长寿时代同时到来,倒金字塔形人口结构家庭随处可见,养老社会化已然是不可阻挡的趋势。但在这个过程中,儿女不应该放弃养父母之老的法律责任和道义责任。就像《都挺好》中的三兄妹算得上有孝心的年轻一代,否则他们父亲的晚年将更是不易。
养老社会化意味着社区居家养老和机构集中养老需要两翼互动,相得益彰;需要空巢独立养老与居家养老服务丝丝入扣,相互融合。
19 Mar

养老机构的良好运营,三类人才不可少


战略型人才:具有战略眼光的投资人
不但需要眼光独具,能够看到理想的丰满,还要看到现实的骨感;同时还要下定决心迎着风险实实在在地投入真金白银这类人才几乎是不流动的,他们自己是在成就事业,已经站在了需求层次的至高点上,他们是民办养老机构的柱石,未来必将成为社会化养老行业的坚实基础。
管理型人才:中国社会化养老职业经理人
19 Mar

医养结合,“流动医院”上门呵护老人健康!


“血压140、80,正常。”护士王佳佳一边给一旁的医生卢硕报告,一边又打开便携式动脉硬化检测仪,开始给94岁的周文培老人做检查。一旁填写调查走访表的卢硕又仔细查看了老人房间的环境,“老爷子身体挺好,但是血压高血脂高会促进动脉硬化的程度,一定要做到少盐少油。”随后,卢硕指着床边的转椅对老人家属建议,“这个还是换成固定的椅子吧,晚上床下加个夜灯。”随即转身对老人说道,“老爷子,您每次起床下床要多待半分钟,不要起得太猛。”
从位于双井桥东北方向的双井第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到立交桥西南方向的垂东社区,卢硕和王佳佳手拎沉重的测量仪器要穿行桥下的两个红绿灯,行走大约一公里的路程,上门入户为居家老人做身体检查,而这是他们社区“医养结合”入户医疗项目工作的常态。
“推进医养结合”是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的,预期将成为养老服务的重要发展方向。
对于居家养老,2015年北京市《关于支持养老照料中心和养老机构完善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功能的通知》已明确,养老机构将与周边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康复护理等机构签订合作协议,建立合作关系。其中提出“鼓励养老机构和养老照料中心为区域内老年人提供就医和转诊绿色通道,建立巡诊、连续性医疗和健康管理的服务制度。”
2015年,“乐成养老”投资4000多万元建成双井第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18 Mar

这些代表的建言将推动养老事业迅速发展:养老资金要用在刀刃上!


  毛宗福代表:将健康管理理念融入养老事业      
“近几年,国家相继出台多项政策,鼓励医养结合的新型养老模式。这些政策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医养结合的障碍还很多,健康老龄化之路还很长。”武汉大学全球健康研究中心主任毛宗福代表表示。
 毛宗福代表建议,将健康管理理念融入养老事业中。一方面,在居家、社区和互助式养老中,广泛推广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让医生成为老年人的健康“守门人”,为老年群体提供持续的日常保健、健康促进、养老护理等服务;另一方面,推进基层医改,变医疗为主为医防融合,提高医生提供健康管理服务的积极性。       
  耿遵珠代表:提供多元养老产品和服务    
“当前我国养老服务供给和需求存在脱节。解决这一难题,需要创新养老体制机制,优化养老供给,提供多元养老产品和服务。”山东省茌平县贾寨镇耿店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耿遵珠代表说。
        耿遵珠代表建议,整合多方力量,综合施策,加大对新型养老服务模式的支持力度,使其得到更大范围的推广,从而构建多层次养老供给体系。
18 Mar

远在他乡有心却无力,独生子女如何给父母养老?


全国两会期间,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对1876名18~35周岁青年进行的调查显示,78.8%的受访青年担心自己的养老问题,86.1%的受访青年担心父母的养老问题。针对这个年轻人普遍关心的养老话题,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联合中国青年网打造的谈话类视频节目“两会青年说”,专门邀请专家和不同行业的青年代表展开了讨论。
  “有没有哪一刻,突然觉得父母老了?”在节目录制现场,主持人的提问一下子勾起了大家的回忆。
  “自己的成长赶不上父母老去的速度。”在媒体从业者范雪印象里,曾满头黑发的父亲是个有了一根白头发都要拔掉的人。可是上大学期间,隔了半年才回家的她,推开门却突然发现,“爸爸的头发一半都白了”。
  范雪在北京工作,电话中父母总是报喜不报忧。过年回家,她才知道妈妈在1个月前不小心把腰闪着了。“还挺严重的,有一个月都不能床。”但那段时间,母女俩打电话时,“妈妈从未提起过”。
  “我妈不是很会用网络,我们俩经常打电话,听她的声音是没有问题的,但其实她在那段时间受了不少苦。”自责之余,范雪又觉得很无力,“后来我想,我人在北京,即使知道了,又能帮上多少忙呢?”
    很多在外工作的青年都或多或少遇到过父母需要人照顾时有心无力的情况。
18 Mar

老伴床垫升级通知!


各位老伴家人们:
 感谢家人们长期以来对老伴公司产品的大力支持,现对我公司老伴床垫的外观进行了升级,升级后的床垫改为贴片六角片(1070片),升级前的双人网布八角片(396片)现已停产。
123
床垫皮革也做了更新,老伴logo改用统一的压印技术,升级后的老伴床垫将更为美观、皮革质地也有了新的提升。

223

14 Mar

北京:老龄委召开2019年第一次全体会议


       12日下午,北京市老龄工作委员会2019年第一次全体会议召开。会议由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市老龄委副主任陈蓓主持。北京市老龄委副主任、市老龄办主任、市卫生健康委主任雷海潮作工作报告。北京市副市长、市老龄委主任卢彦出席会议并讲话。
  雷海潮介绍,党的十八大以来,市老龄委紧紧围绕首都城市功能定位和老年人服务需求,强化政策创制,着力提升老年人获得感,首都老龄事业取得长足进步。

  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不断加强,为建立老年人健康档案343万余份,为157万余名65岁以上常住老年人提供健康管理服务。实施中医健康养老示范工程,2018年为居家老年人提供出诊服务13.77万人次。

  老年宜居环境建设不断推进,老楼加装电梯累计开工990部,完成378部。为户籍老年人家庭推广安装独立式感烟火灾探测报警装置150万套。

  养老服务供给不断扩大,全面推行北京通-养老助残卡,提升精准管理服务水平,累计制发北京通-养老助残卡412.3万余张。截至2018年底,全市建成养老机构550家、区级养老服务指导中心9家、街乡养老照料中心275家、社区养老服务驿站和农村幸福晚年驿站680家。
14 Mar

全国政协委员白岩松:要尽快启动老年就业市场


        白岩松在两会期间接收新京报采访时说:到2018年底,中国60岁以上的老人已有2.5亿,其中60到65岁之间的老人有8200万,这个数字还不包括55岁至60岁的退休女性。我做提案一般不太愿意去追热点,这个提案我准备了很久,一直没提是觉得时间不成熟。但是到2018年,不仅我们看到了老龄化的加剧,更重要的是就在这一年,中国的新生儿同比下降200万。也就是说,中国的人口红利正在逐渐减少。所以从去年年底到现在,社会上一直呼吁放开生育政策,不仅仅是放开二胎,而是全面放开。

  我们现在的平均寿命,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早就超过了80岁,女性更高。这里隐藏着一个相当大的问题——现在老年人拿到的养老保险,是否可以满足未来高质量的生活?所以今年我提出老年人就业。
  十多年前我去日本时,就拍摄过日本成熟的老年就业市场。韩国同样如此,大约平均70到71岁才退休,而我们是女性55岁,男性60岁。国内虽然现在有延迟退休的政策,但这是一个非常缓慢的渐进过程,而且也不是自愿原则。
14 Mar

养老政策的改革不能仅强调产业性,还应重视社会性


根据全国老龄办公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已达2.41亿,占总人口的17.3%。两会期间,“养老”是代表委员们重点关注的热点民生问题之一。据估算,养老产业将迎来5万亿的市场空间。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养老及进一步推动养老服务市场化成为大多数代表的一个共识,并且很多地方正在大力推进养老服务产业化。
  不可否认,市场化的养老服务能够满足一部分老年人的养老需求,尤其是城市高收入老年人的需求。一方面,城市高收入老年人有经济条件获得市场化的养老服务,从当前各地市场化养老服务的收费标准来看,条件一般的为每月一两千元,条件较好的为每月五六千元。另一方面,这与城市社区的特点有关,城市社区是一个陌生人社会,老年人群体的生活空间相对隔离,在子女外出工作的情况下,老年人在家尤其孤独,因此养老院对于城市老年人形成了空间的集中效应,有助于扩展城市老年人的社会联系。因此,城市老年人对市场化的养老服务接受度普遍较高。
  但笔者调研时发现,大部分农村老年人却不愿进入市场化的养老机构养老。这与以下原因相关。第一,市场化的养老机构普遍收费较高,这笔费用超出大多数农村家庭的承担能力。第二,农村社区是一个熟人社会,老年人曾长期在此生活,他们早已习惯自由、温情的村庄生活空间,因此不愿进入养老机构“被人管束”。
13 Mar

如何让老年人“积极养老”?


人口众多、年龄结构老化是我国人口未来发展面临的新基本国情。中共十九大报告提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构建养老、孝老、敬老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加快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其中,老年教育是老龄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终身教育的重要一环。
全国人大代表程萍表示,进一步推进老年教育发展,实现“积极养老”,让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乐,既是增强老年人获得感、幸福感的重要手段,也是家庭幸福、社会和谐的需要。
然而,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老年教育的发展都与我国人口老龄化发展趋势不相适应。程萍指出,我国初等、中等、高等教育的实施和发展,分别有《教育法》、《义务教育法》、《职业教育法》、《高等教育法》等法律的有效保障。而老年教育由于缺乏专门法律法规的规定和保障,致使其发展中的许多棘手问题难以解决,严重制约了老年教育事业的发展步伐。而且,老年教育总体供给不足、发展不平衡,一方面,有地区出现老年班“一座难求”、老年人凌晨三四点钟排队报名的现象;另一方面,一些老年学员甘做“留级生”、长期占据本已紧缺的学额资源。
“无论是从中央还是地方,老年教育几乎都没有明确具体的领导体制和管理部门,有的地方归党委老干部工作部门管理,有的地方归老龄部门、教育行政部门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