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Jan

上海:社区“养老顾问”半年服务上万人次,为老年人量身定制精准养老方案


上海市自1979年进入老龄化社会,截至2017年60岁及以上老年人约483万人,人口预期寿命为83.37岁,老龄化程度高。除了专业化养老机构,在社区还有很多居家养老服务,比如提供短期托养服务的长者照护之家、日托服务的老年人日间服务中心、上门养老服务的居家服务组织等。当家庭真正有养老需求时,往往遇上“信息选择”的困惑。  
为了解决供需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去年5月,上海市民政局推出了“养老顾问”这一角色,在各区街镇为老服务中心设置104家社区“养老顾问”点,有234名“养老顾问”为社区老人们提供精准、个性化的养老信息服务。迄今,全市“养老顾问”累计接待和服务人次超过1万人次,“养老顾问”这个参谋正在为大城养老发挥着积极作用。   
有问题找“养老顾问”  
养老顾问都是依托社区综合为老服务中心的现有工作力量和街镇养老工作的管理人员,根据老年人需求,将“居家养老服务”、“年轻老人”结对关爱高龄老人的“老伙伴计划”、“助餐服务”及“长护险”等与绝大部分老人匹配,帮助他们找到适合的服务。  
家住大宁路街道74岁的王老伯,曾患脑梗、心梗,儿女远在国外,两年前老伴去世了,老人唯一跟人打交道的机会就是每天钟点工上门的时段。他觉得太孤单了,整天愁眉苦脸。一天,他来到社区综合为老服务中心,“养老顾问”热情地接待了他。老人说:“我很寂寞,可又不想去养老院,有啥办法吗?”“养老顾问”为他设计了一套养老“组合方案”:加入“老伙伴计划”,即由年轻的老年志愿者与他结对,经常上门聊天;考虑到老人身体状况,为他申请了静安区的“乐助项目”,即在老人家中安装报警系统,一旦有特殊情况,能第一时间介入。这些具有针对性的养老项目落实后,王老伯的愁眉舒展了,脸上出现了笑容。  
虹口区凉城新村街道的周女士打电话向“养老顾问”求助,她不放心有轻度认知障碍的母亲白天一个人在家里,但又不知道去哪里寻求帮助。“养老顾问”马伟仔细询问后发现老太太一直是独居的,子女住得比较远,因此不光要解决白天照护问题,晚上也需要解决。于是马伟给其量身定制了“日间照料中心+晚间陪伴服务”的方案,即白天周女士把母亲送到街道的日间照料中心,晚上接回家,由长护险对应的机构派服务员上门做晚间陪伴工作。这样算下来,开销比直接入住养老院节省了一半。“我本来想给妈妈直接请个居家保姆或去住养老院,但就近的养老院床位比较紧缺,保姆价格又不菲,没想到养老顾问一下子就把问题全解决了。”周女士对马伟给的方案赞不绝口。  
“养老顾问”为市民特别是老年人寻找养老服务提供便利、指导和支撑的便民服务工作,满足了很多老年人的个性化养老需求。社区“养老顾问”所提供的养老服务资源介绍,包括辖区内养老机构、社区托养机构等各类养老设施以及各类居家养老服务项目等信息;提供的养老政策指导,包括养老服务补贴、长期护理保险等基本公共政策的指导和办事指南;同时还帮助老年人分析自己需要什么样的服务,到哪里去找到合适、匹配的服务,使养老供需信息对称、养老资源分配优化。     
养老公共服务更有活力  
“养老顾问”的出现,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养老服务资源优化分配,将老人的急难愁问题解决在基层。一些街镇特别聚焦“走不出家门”的老年群体,创新设立“养老管家”,送服务上门,为社区老人提供了更加精准的服务。  
在老龄化比例超过40%的虹口区四川北路街道,户籍老年人口超过3万人,其中以独居高龄老人居多。这个街道在“养老顾问”基础上,开创性设立了“养老管家”,去年10月首批21位“养老管家”上岗,把服务送到社区孤寡老人、高龄老人、失能老人的家中。  
这样的服务更像雪中送炭。今年93岁的乐老太有“犯糊涂”的迹象,子女年纪也都70多岁了,对于照顾老母亲越来越力不从心。“养老管家”阎美霞听说后,多次上门了解情况,建议她到日托中心享受专业照护,可是儿子却为如何接送老人犯愁。阎美霞为他们联系日托中心,协调其派专人接送老人,还为他们介绍了“长者照护之家”的短期照护服务,“偶尔老人也可以在那里过夜,有专人陪护,你们也可以稍微歇一歇。”“原以为母亲只有住养老院一条路,听了养老专家介绍,原来我们的选择这么多。”乐老太的儿子开心地说。  

添加新评论

Chinese CAPTCHA
键入显示在图片中的字符
生成新的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