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Apr

新时代养老服务工作的新思路


一、养老服务既是民生工作 更是经济工作
最近,中央领导同志对养老服务做了一系列重要指示,指示从发展老年产业、拉动内需、促进就业入手,养老服务不再仅仅是传统意义上的民生工作,更是一项经济工作。这启发我们在新时代对养老服务工作要有新的思路。
从经济工作的角度看,养老服务作为新的经济增长点、新的服务业态,是现代化经济体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必须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着力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着力构建市场机制有效、微观主体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度的经济体制。”这一系列判断,同样适用于新时代的养老服务工作。
当前,养老服务作为朝阳产业,正处在一个转变发展方式、优化服务结构的攻关期,需要加快建设养老院、科技、资金、人力协同发展的养老产业体系,需要着力构建市场机制有效、微观主体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度的养老服务体制。
第一,市场机制有效。 是指养老服务的准入、退出和监管机制有效,市场在养老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党的十九大报告要求,“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清理废除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加快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放宽服务业准入限制,完善市场监管体制。”
第二,微观主体有活力。 是指养老服务的微观主体、特别是养老机构充满活力。当前,我国养老机构3.8万家,其中公办养老院占一半,主要是事业和集体性质的福利院(敬老院);民办养老院占一半,主要是民办非企业,在工商注册的不到1000家。这样的养老服务微观主体,在现代化经济体系中,很难充满活力。这是当前养老服务发展的最大体制性障碍,也是习近平总书记关心的焦点。按照党的十九大报告要求,“必须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实现产权有效激励、要素自由流动、价格反应灵活、竞争公平有序、企业优胜劣汰”。
必须大力发展民办养老机构,鼓励市场化导向和企业化运营。必须通过公办民营、改制转企、混合所有等多种形式,进一步深化公办养老机构改革。
第三,宏观调控有度。 是指针对养老服务中突出的土地、资金、人员等问题,出台相应的宏观政策。按照党的十九大报告要求,“创新和完善宏观调控,发挥国家发展规划的战略导向作用,健全财政、货币、产业、区域等经济协调机制”;“完善促进消费的体制机制,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发挥投资对优化供给结构的关键性作用。”与此同时,政府在养老服务中的职能也要相应调整,政府要从养老服务的“直接供应方”变成“购买方”和“监管方”,一方面政府提供养老服务的收入保障,另一方面要将服务交给市场,更多地动员社会力量参与。
二、政府部门既是老年福利的代言人 更是养老服务的行业主管
近日,民政部“三定”方案公布,增设了专门负责养老服务的养老服务司。至此,民政部门将从老年福利的代言人,转变成养老服务的行业主管。
首先,养老服务要超越“老年人福利服务”。 养老服务最初是对特定的老年人“三无”群体,由政府通过分散或集中供养方式,给予福利性质的社会服务。随着老龄化的到来,养老服务逐渐成为一个社会问题,养老服务不再仅仅局限于特定的贫困老年人群体,它要面向全国所有老年人,满足多样化的养老服务需求。这就正如教育部管教育,它要面向全国所有学生,而不仅仅是贫困生;它要满足多样化的教育需求,而不仅仅是义务教育。
其次,养老服务要超越“养老服务体系”。 “养老服务体系”最初“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撑”,对应的是老年人福利服务中的分散或集中供养方式,后来逐步加上“医养结合”“智慧养老”“城乡统筹”等,不断地“打补丁”,但总是很难反映新时代养老服务工作的全貌。作为养老服务行业主管部门,应该立足于行业的“业态”,去做常识性语言描述和总体性规划布局,比如养老服务的需求与供给、消费与投资、成本与效益、准入与退出等;又比如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以服务老年人需求为根本,建立“市场机制有效、微观主体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度”的养老服务体制。这样的提法会更加规范,也更有说服力。
最后,养老服务要超越“养老事业和产业”。 民政部门这几年一直在争论,究竟是做事业还是产业。事到如今,作为养老服务的行业主管部门,民政部门应当全面担负起整个行业的牵头部门和主体责任。无论是事业和产业,也无论事业大小,都应该在行业的统筹规划之内。唯有这样,民政部门才能够真正落实好国务院赋予的行政职责。

添加新评论

Chinese CAPTCHA
键入显示在图片中的字符
生成新的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