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提到老年人,可能许多人脑海中的概念还是“白发苍苍、体弱多病”,但这种刻板印象显然过时了。近日,有媒体提出“新老年”的概念,他们健康尚佳、有钱有闲、心态年轻,丝毫没有暮色昏沉之感,反而展现出了满满的“壮心未与年俱老”的活力。
放眼四望,我们身边的“新老年”还真不少。许多父母辈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后,开启了全新的人生阶段,生活拥有了多种多样的“打开方式”。除了含饴弄孙、尽享天伦之乐,也有人唱歌跳舞、认真培养爱好,有人重回校园、参与继续教育,有人行万里路、游历天南海北……各不相同的选择或文艺、或潇洒,拼接成斑斓多姿的晚年生活,让一众“人在职场、身不由己”的年轻人大呼羡慕,“爸妈过得比我年轻”。
老年人越来越显“年轻”,意味着我们必须更新旧有的“老龄观”,为情况愈发多元的老龄化社会做足准备。数据显示,2017年底,我国有60岁及以上人口2.4亿,到2025年将达到3亿。数量庞大的老年群体并不是社会的负担,反而带来了机遇。比如,许多敏锐的企业家紧盯“银发市场”,抓住当下供需错配的痛点,从衣食住行到娱乐文化等方面,深挖老年人消费蓝海。

社会养老服务体系是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以满足老年人养老服务需求、提升老年人生活质量为目标,面向所有老年人,提供生活照料、康复护理、精神慰藉、紧急救援和社会参与等设施、组织、人才和技术要素形成的网络,以及配套的服务标准、运行机制和监管制度。近年来,在各级政府的重视推动下,我国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取得阶段性成果,但在发展过程中,仍然存在社会养老服务机构发展现状不能满足老龄化需要,重视程度不够,扶持政策不到位,养老机构设施简陋、服务水平低、整体缺乏活力和发展后劲,监管制度不完善等突出问题。针对此,笔者给出以下几点建议。  
加大投入力度,全力支持社会养老服务发展。社会养老服务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在社会养老服务资源不足的情况下,政府要及时补位,加大投入力度,确保社会养老服务的健康发展。
一是加大政府投入力度。一方面,明确政府责任。根据公共财政职能和财政管理体制,明确各级财政的投入责任。另一方面,要规范发展经费的管理。

  2017年底,我国有60岁及以上人口2.4亿,预计2020年达到2.48亿,2025年达到3亿。面对深度老龄化的步步紧逼,深挖老年人娱乐消费蓝海,为老年人提供文化服务,促进经济发展,显得尤为迫切。时代飞速发展,具有较高消费能力的“新老年”群体已经崛起。
  “新老年”集体“上线”
  《2017中国老年消费习惯白皮书》中提出“新老年崛起”的概念,即身处61岁至76岁这一年龄段、有固定收入来源的群体。他们健康尚可,拥有更多财富、更多时间、更开放的心态……“退而不休”成常态,追求“晚年幸福”是目标,在生活上讲求高品质、与年轻人同步。
  一拨一勾,弦起弦落,一曲悠扬悦耳的《渔舟唱晚》在指间缓缓流动……在成都市文化馆市民文化艺术培训学校里,65岁的程好苹正在弹奏古筝。而在1000多公里外的河南省新乡市高新区老年大学里,几十位身着旗袍的老年人正在学走模特步,一名学员说:“我的青春好像又回来了。”
  66岁的北京市民张春林喜欢拿着相机,记录生活中的有趣瞬间,做成融媒体产品传到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