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Apr

2020年老年消费市场将达3.79万亿 供给失衡问题待解


中国老龄协会发布的报告预计,到2020年我国老年消费市场规模将达到3.79万亿元。我国老龄产业市场潜力巨大,发展前景广阔,有望成为经济发展新增长点。但与此同时,老年人亟需的老龄产品和服务有效供给仍显不足,供需失衡问题需重点关注

4月16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进养老服务发展的意见》,提出确保到2022年在保障人人享有基本养老服务的基础上,有效满足老年人多样化、多层次养老服务需求。
当日,中国老龄协会发布《需求侧视角下老年人消费及需求意愿研究报告》指出,随着老年群体规模不断扩大、老年人生活生命质量提升,我国老龄产业市场潜力巨大,发展前景广阔,有望成为经济发展新增长点。但与此同时,老年人亟需的老龄产品和服务有效供给仍显不足,供需失衡问题需重点关注。
“银发经济”孕育新增长点
当前,我国已步入老龄化社会,即将迎来人口快速老龄化阶段。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2.49亿人,占总人口17.9%,其中2017年新增老年人口首次超过1000万。从1999年进入人口老龄化社会到2018年的19年间,我国老年人口净增1.18亿,是目前世界上唯一老年人口超过2亿的国家。
19 Apr

老伴,老伴,是生命中老来的最后一个伴,要珍惜!


人生一世,有什么也不如有个好伴侣,没什么也不能没个好晚年。妻子是丈夫生命中的最后一个观众,丈夫是妻子人生中的最后一个伴侣。
所谓“最后一个观众”,是指一个男人的一生不管怎样度过,真正看到你人生谢幕最后那一刻的不是别人,而应是你的妻子;
所谓“最后一个伴侣”,指的是一个女性步入老年之后,尽管可以五世同堂,儿孙绕膝,但真正能够无怨无悔奉陪你到生命最后一刻的不是别人,只有你的丈夫。
纵观世间夫妻,无一不是因性而结合,因爱而发展,因情而长久;
这个情,就是亲情与恩情
一对体貌反差很大的夫妻之所以能够白头偕老,一对学识上天差地远的夫妻之所以能够相伴终生,一对年轻时打打闹闹的夫妻进入老年后却突然相敬如宾起来,在很大程度上,并非是他们之间的“爱情”有了多大发展,而是因为他们在长期相濡以沫的日常生活中,储存下了多少点点滴滴的真情与恩爱。
这种恩情,通常都不是来自夫妻幸运阶段的锦上添花,而是来自失意阶段的雪中送炭:
或一方落难时的舍命相救,或一方患病期间的精心服侍
或惨淡日子中的无怨无悔,或众叛亲离时的不离不弃等等。
这种感情,是任何物质利益和名利引诱都不能替代的。
19 Apr

养老,到底靠什么!


现在社会上有多种养老方式,如老伴、新伴、子女、亲属、保姆、组织、社会等。但根本的,养老还是要靠自己!
别人给你的只是一片叶,自己做大树才可以乘凉
养老总是依靠别人,是不会有安全感的。因为无论是子女、亲人,还是朋友,都不会一直陪着你身边,你有困难时,他们不会随时随地都能出现,帮你解决。
事实上,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要过,你无法要求别人一直给你依靠,别人也无法做到设身处地的帮助你。
只有通过自己努力解决问题,才能真正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一群老人的大实话:养老还是要靠自己
老了,我们已经老了!只不过我们现在身体还好,头脑清醒,老了,指望谁!要分几个阶段来谈。
第一阶段:60-70岁
退休以后,六十岁到七十岁,身体比较好,条件也许可。喜欢吃就吃一点,喜欢穿就穿一点,喜欢玩就玩一点。
不要再刻薄自己,这种时日不多了,要把握住。钱把住一些,房子留住,把自己的后路退路都安排好。
孩子经济好是孩子的努力,孩子孝顺是孩子的感恩。我们可以不拒绝他们的资助,不拒绝他们的孝敬。但还是要依靠自己,安排好自己的生活。
18 Apr

积极老龄化:从医养结合到健康养老


在我国人口老龄化的背景下,随着人口平均预期寿命的增加,健康问题与生活照护成为共同制约老年人口以及高龄人口生活质量的关键因素。但是长期以来,我国的养老服务模式呈现养老服务体系与健康服务体系相隔离的状态,显然这种各自独立的供给模式并不能实现健康养老的复合目标。医养结合模式正是基于这一弊端而提出的,是一种应对型模式。从实践情况来看,各地已经逐步在养老服务的基础上附加医疗服务,并集中体现在机构养老这一模式中,对于解决失能、半失能老年人口的现实问题有着积极的意义。
但是,从我国老年人口总量来看,根据全国老龄办的统计,2017年底,包含失能、半失能老年人口在内的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2.41亿。尽管失能、半失能老年人口数量较多,但是从老年人口总量来看,自理老年人口所占比例超过80%。这一群体同样面临不同层次和类型的健康需求和照护需求,如果不关注他们的健康养老需求,将会增加其未来失能、半失能的概率。因此,在老龄化成为社会常态的现实背景下,需要社会保障模式进行更积极的改革,从而使老龄化社会重新焕发生机。
18 Apr

养老新模式:中央今年支持14亿元,让老人买得起、让企业能盈利


老有所养,中国人千百年来的美好愿望,如今格外现实地摆在面前。截至2018年年末,中国60岁以上人口已达2.5亿,占比17.9%,老龄化态势严峻。
一直以来,政府在养老方面负责“兜底”,重点提供基本养老服务,重点关注特定群体。但随着老龄化快速发展和居民生活水平提高,多层次、多样化的养老需求凸显,如何为广大普通老年人提供价格合理、方便可及的普惠养老服务,需要政府、家庭、社会、企业等多方发力。
今年2月22日,国家发改委、民政部、卫健委共同印发《城企联动普惠养老专项行动实施方案》(下称《普惠养老方案》),计划到2022年形成支持社会力量发展普惠养老的有效合作新模式。
方案发布时,南昌、郑州、武汉、成都、秦皇岛、许昌、宜兴等7个城市入选全国首批城企联动普惠养老专项行动试点城市,分别与7家养老企业签约。截至3月末,专项行动已扩容至27个省区市的62个城市。
据悉,今年内,国家发改委将安排中央预算内投资14亿元给予支持,预计促进全国新增养老床位7万张。
让老人买得起,还要让企业能盈利
所谓普惠养老,是在政府的基本养老服务之外,由政策引导、市场供给的一种服务。普惠养老的供给方不是公办机构,而是市场主体。企业本着自愿参加、竞争择优的原则参与行动。
17 Apr

养老“住不上”这么办?发改委指出这么解决!


关于“养老存在住不上”相关问题,国家发改委社会司司长欧晓理在1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采取一套政策组合拳,探索一种支持社会力量来发展普惠性养老的新模式,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多层次养老服务需求。
会上,有记者提问:目前养老状况存在着“住不上”的问题,请问国家发改委在缓解供求矛盾方面有没有一些具体措施?
欧晓理表示,随着我国老龄化程度的不断加深,全社会对养老的需求是在不断增长。政府的职责定位是保基本、补短板,所以政府要做的是重点满足基本养老的服务需求。因此,这些年来,针对贫困人员以及经济困难的高龄、失能老人面临的养老问题,我们与民政部一起推出了社会服务兜底工程。近年来,每年都安排一部分中央预算内投资,重点支持各地老年养护院、社会福利院、农村敬老院等设施建设,主要目的是增强基本养老服务兜底保障能力。今后,发改委还将继续强化对这部分养老服务的支持。
他谈到,但是,除了基本养老需求以外,老龄化也催生出了多层次、多样化的养老需求,亟待扩大养老服务供给。正像刚才记者朋友说的,我们现在养老服务供给还不能满足社会的需要,尤其在城市,像一些服务质量高、价格比较合适的床位,存在一床难求的现象。对这些问题,我们觉得必须要采取多种措施,认真地研究,加以解决。
17 Apr

等老了, 有几个这样的朋友, 才是福气!


生活离不开朋友,人生离不开友情。世界这么大,到处都是人,谁才是你知心的朋友?六十岁以后,有几个这样的朋友相伴,才是真正的福气!
年纪大了,

这五种朋友要深交  
1真诚陪伴的朋友
年纪大了,除了家人,朋友就是最长情的陪伴。朋友不用多,真诚就行;感情不论久,用心就行。一定要找一个和自己一样,没心没肺、能忍能让,真诚实意的朋友。
2傻得真实的朋友
真实的朋友,很实在很善良,容易感动,也容易满足。简单坐在一起,就能让你的心里感到很舒服、踏实。六十岁以后,就要找几个傻得真实、相处不累的朋友。
 
3能够懂你的朋友 
懂你的人,知道你在乎什么,不喜欢什么,还会一直在旁边帮助你、支持你、欣赏你、信任你,十分暖心。六十岁以后,懂你的朋友不奢求太多,一个就够了。
 
17 Apr

环首都地区将承接北京50万人养老!


“深化京冀医疗合作,真正让老百姓看得上病、看得起病、看得好病。”日前,河北省卫生健康委副主任江建明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五年来,京冀医疗合作项目已超过400项,并且探索出一批典型案例。未来京冀两地还将围绕共建共享机制,在环京津地区高标准建设一批护理医院和康养基地,在协同养老中实现双赢。
医疗合作成为常态
记者:河北在医疗服务领域与京津地区相比存在一定的短板。请问,京冀医院之间存在哪些方面的合作?
江建明: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不断推动,三地打破了“一亩三分地”思维,区域间的医疗卫生合作已经成为常态。现阶段,京冀医院之间的合作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第一,服务保障非首都功能疏解。围绕廊坊北三县、河北雄安新区、张家口冬奥会赛区等重点区域,京冀相应启动实施了北京—燕达、北京—张家口、京津冀雄等多个医疗卫生合作项目。比如,围绕京张冬奥会医疗保障,京冀两地开展了张家口赛区冬奥定点医院的遴选工作,建立起河北四线血液保障层级的保障机制,联合对奥运村周边地区开展了病媒生物、土源线虫、食品安全风险和生活饮用水水质卫生监测等工作。
第二,深化医疗卫生合作。五年来,区域间的医疗卫生合作成为一种常态。
16 Apr

新时代养老服务工作的新思路


一、养老服务既是民生工作 更是经济工作
最近,中央领导同志对养老服务做了一系列重要指示,指示从发展老年产业、拉动内需、促进就业入手,养老服务不再仅仅是传统意义上的民生工作,更是一项经济工作。这启发我们在新时代对养老服务工作要有新的思路。
从经济工作的角度看,养老服务作为新的经济增长点、新的服务业态,是现代化经济体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必须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着力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着力构建市场机制有效、微观主体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度的经济体制。”这一系列判断,同样适用于新时代的养老服务工作。
当前,养老服务作为朝阳产业,正处在一个转变发展方式、优化服务结构的攻关期,需要加快建设养老院、科技、资金、人力协同发展的养老产业体系,需要着力构建市场机制有效、微观主体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度的养老服务体制。
第一,市场机制有效。 是指养老服务的准入、退出和监管机制有效,市场在养老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