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Aug

养老消费供给四大问题有待破解


随着人口老龄化问题的加深,老年人的刚性养老需求日益凸显,庞大老年群体可预期的消费潜力成为社会共识。但当前的养老消费市场与健康、旅游、教育、文化等消费相比,落地的规模效应与普遍预期有较大距离,养老消费市场仍未从根本上打通。究其原因,除供需失衡、供需错位等结构性问题外,养老供给市场尚有四大问题需要破解。
一是以老年人为主体的消费供给理念缺失。这几年,社会资本催生的养老商业模式层出不穷,一些高大上的养老模式也遍地开花。这些养老模式参观起来可看性强、商业理论分析起来逻辑性强,政府、企业和社会资本都高度认可,但是在这些商业模式中我们发现,最核心的消费要素,即老年人要么不在其中、要么参与不足。一些养老商业模式包括养老产品、养老服务在设计环节并没有让老年人参与,很少关注老年人真实的消费意愿和感受,是供给方按照自己的想法,认为老年人应该需要,强加老年人消费。缺乏以老年人为主体的消费供给值得老龄行业警惕,否则庞大的老年人群在消费供给市场中成为“沉默的大多数”,供需错位就不可避免。
二是分类供给、精准供给的市场尚未形成。养老相关企业有一个幻觉,好像自己开发的任何一款老年产品、提供的任何一种养老服务都有2.5亿老年人在等着消费,很多企业进入养老领域也想当然地瞄着这个“大市场”而来。实际上,没有哪一种养老模式能够覆盖全体老年人。
23 Aug

广东:家庭养老床位,广州试点补贴3000元


        记者从广州市民政局昨天召开的新闻通报会获悉,市民政局于近日在越秀区、海珠区、荔湾区三个区试点建设家庭养老床位。经广州市老年人照顾需求等级评定评估为照顾等级2-5级,可申请建设养老家庭床位。经试点区民政局验收合格的家庭养老床位,按照每张床位3000元的标准给予参与试点的养老机构一次性建床补贴。
23 Aug

关注人生“最后一公里”,安宁疗护正走进公众视野


老林罹患鼻咽癌,治疗手段均已无效后转入安宁疗护中心,在医护人员专业化、人性化的照护下,老林从癌痛中解脱,对生活的感恩替代了对死亡的恐惧,他自己已不能吞咽,却嘱咐妻子给医护人员送去鲜花和蛋糕。与家人享受了人生最后的时光后,老林在一个除夕安详地辞世……
“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这句话诠释了安宁疗护的医学真谛。在日前举办的第三届中国医学人文大会舒缓医疗与人文关怀论坛上,专家表示,我国安宁疗护已迎来发展的春天,下一步需从国家层面规范培养,加强医护人员人才建设,引导社会正确认识。
安宁疗护即临终关怀,旨在为疾病终末期或老年患者在临终前通过控制痛苦和不适症状,提供身体、心理、精神等方面的照护和人文关怀,以提高生命质量,帮助患者舒适、安详、有尊严地离世。
中国生命关怀协会调研部常务副主任、上海市社区卫生协会临终关怀专委会主任施永兴介绍,安宁疗护自20世纪80年代进入我国以来发展一直缓慢,国际机构发布的2015年度死亡质量指数显示,在80个受访国家和地区中,中国大陆排名第71位,意味着仅有1%的人可以享受到临终关怀服务。
22 Aug

变化中的“新”老人


        长期以来,中国老年人的自身状况导致人们形成了关于老年人的一些思维定式和刻板印象,即认为通常都是文化水平不高、思想落后保守、身体素质较差、经济状况窘迫,因此给家庭和社会带来巨大的养老压力和负担。然而,“新一代”老年人与“老一代”老年人在方方面面都存在很大差异,将适用于“老一代”老年人的养老观念和政策直接套用在“新一代”老年人身上是不适宜的。
  独居的老年生活形式将继续攀升
  改革开放以来,伴随着快速的现代化、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人口流动不断加剧,中国的家庭结构发生深刻变迁,家庭规模小型化、代际结构简单化、关系松散化以及居住离散化的趋势日趋明显。无论在城市还是农村,三四代“同堂而居”的家庭已十分罕见,一代户和两代户则成为当下主流的家庭类型,其中有近四成(37.6%)的家庭内只剩一代人,这一代人还通常都是老年人。现阶段,中国空巢老人已经占到老年人口总数的一半,总量突破1亿,其中,单独一人居住的独居老人占老年人总数的近10%。随着现代化进程的进一步提高,中国的空巢老人和独居老人规模将继续攀升。
  受教育程度越来越高
  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社会发生了迅速而巨大的变化,教育是其中非常重要的方面。
22 Aug

推动养老服务高质量发展,让老人更放心、更安心、更称心


随着人口老龄化加剧,养老服务专业人才缺失以及如何让老人快乐地生活、健康地长寿、优雅地老去日益成为被广泛关注的社会问题。为此,全国多地广泛调动各类社会资源,增强机构专业化养老服务能力,改善老年人居家养老环境和生活条件,提升社区养老服务水平,打造多层次、多元化养老服务体系,以推动养老服务高质量发展。
  专业化服务让老人更放心
  目前,养老护理员普遍存在人才紧缺、专业素养不高、护理队伍老化等问题。近日,湖北武汉“大爱无疆守护夕阳”养老护理员培训项目在武昌区正式启动,并计划今年培训300名专业养老护理员。
  据《慈善公益报》记者了解,武汉失能老人约有5.3万人,按照《武汉市社会办养老福利机构管理办法》的要求,社会办养老院里6位老人配1名护理员,武汉养老护理员潜在需求量在5万人左右,实际需求量更大。
  据该培训项目负责人李向歌介绍,项目主要面向武汉市养老机构在岗护理人员和武汉市城乡有意从事养老护理行业的30-55岁人员展开。培训内容包括医学常识、用药知识、紧急救护等理论教学,以及生活照料、饮食照料、压疮预防等实操技能教学。培训共10期,将持续到今年11月结束。
  武汉市民政局养老服务处有关负责人表示,实施养老护理员培训项目是加强养老服务队伍建设、提升养老服务质量的重要举措。
22 Aug

这2则报道,让所有退休人都不淡定了!你还不知道?


这两天看到两个最新报道,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分享给诸位朋友,大家一起品一品。
第一个是《钱江晚报》8月6日的报道:老人卖掉唯一房产,帮女儿在美国买房后住进养老院,吃不上合自己口味的饭菜。
·····
这位老人今年82岁了,年轻时是学霸,精通四国语言,做科研工作。唯一的女儿,在美国定居。
女儿要在美国买房,资金困难,老俩口就把在杭州的唯一一套住房卖掉,支援女儿。70多岁的时候,他俩开始四处租房,平均两年换一次房子。等到80岁时,中介不愿再把房子出租给他们。大伯就和老伴住进了养老院。
两位老人是乐观派,不觉得这是种无家可归的凄惶,大伯反复说:“就这么一个女儿,遇到困难了,我们不救她谁救。”
女儿在美国给他们申请了绿卡,但两人待了不到半年,就逃了回来:实在适应不了异国他乡的生活。
大伯对养老院很满意,唯一不适应的是这里的饭菜。因为不能烧饭,只能吃食堂。
大伯说,以前在家,他常常自己烧饭,买点上好的里脊肉,炒一下,很嫩,加点豆角,或者做个狮子头、红烧肉。
大伯说起自己的事云淡风轻,唯有讲到这里时,我记得他的话里有了滋味,甚至忍不住咂了咂嘴。
20 Aug

将来你老了,指望谁?听听一群老人的实在话!


人老了指望谁?自己,自己,还是自己。
【一群老人的实在话】
有一个自己的窝,不到死千万别丢;有一个老伴,好好相伴;有一个身体,自己保重;有一个好的心态,自己快乐!
老了,我们已经老了!只不过我们现在身体还好,头脑清醒,老了,指望谁!要分几个阶段来谈。
第一阶段
退休以后六十岁到七十岁身体比较好,条件也许可。喜欢吃就吃一点,喜欢穿就穿一点,喜欢玩就玩一点。不要再刻薄自己,这种时日不多了,要把握住。钱把住一些,房子留住,把自己的后路退路都安排好。
孩子经济好是孩子的努力,孩子孝顺是孩子的感恩。我们可以不拒绝他们的资助,不拒绝他们的孝敬。但还是要依靠自己,安排好自己的生活。
第二阶段
七十岁过了没灾没病的,生活还能自理,这没有太大的问题,但要知道这是真老了,慢慢地体力精力都会不行的,反应也会越来越差,吃饭要慢——防噎,走路要慢——防跌。不能再逞强,要照顾自己啦!
不要再去管这管那,管儿管女,有的还去管第三代,管了一辈子,该自私一点,管管自己啦,一切都要悠着点,帮助打扫打扫,把自己的健康的状态保持得尽量的长一点。给自己能够自主生活的时间尽量的长一些,不求人的日子总好过。
20 Aug

“跑步进入老龄化社会”,我们应该怎么做?


新中国成立前,由于战乱、饥荒、传染病等原因,我国人口平均寿命为35岁,很多人甚至没有机会“老去”。随着生活水平、医疗水平的不断提高,现在我国人均预期寿命已达77岁。作为首都,北京户籍人口老龄化程度居中国第二位——2018年,北京市居民平均期望寿命达82.2岁。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在走访北京市养老机构、社区街道后发现,北京确实已经是一座“跑步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城市,一场应对老龄化的“持久战”拉开序幕。面对这场“持久战”,北京市有政策,有行动,有勇气,更有底气,因为在一批率先试点的社区已经积累了很多宝贵经验。
解决头等大事的“老年餐桌”
北京市自2009年开始启动“老年餐桌”建设,但因利润不高、缺乏场地等原因,很多“餐桌”倒闭。但民以食为天,要推行居家养老、社区养老,解决高龄、空巢、失能、失智老人的吃饭问题,是头等大事。
广外街道天宁寺东里小区的“老年餐桌”为何一直运行到现在,其“秘诀”就是“不追求利润”。
每天上午10点40分左右,广外街道天宁寺东里小区老年餐桌的午饭由送餐公司准时送到,养老驿站里等着就餐的老人已排好长队。7月10日的菜品是两荤两素:豆泡烧肉、木须肉、菠菜豆芽和白菜豆腐,主食有米饭和馒头,一份套餐共17元。
20 Aug

医养结合:想说爱你不容易!


 养老、就医,对于老人而言,是绕不开的话题。对此,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是,最为关键的还是如何保障的问题,因为这直接关系到能否真正惠及老龄群体。“医养结合”涵盖医疗康复保健和养老,是一种新型养老服务模式,可有效解决老人养老及就医问题,不仅能让他们“老有所依”,更可让他们“老有所医”。泉州的“医养结合”仍在不断探索、完善的路上。
【市民观点】好是好,但还是有顾虑
“医养结合”就是把专业的医疗技术检查和先进设备与康复训练、日常学习、日常饮食、生活养老等专业相融合,以医疗为保障,以康复为支撑,边医边养,综合治疗。  
针对“医养结合”,大家都怎么看呢?福建日报新媒体·闽南网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市民。
林大爷:希望普及到每个镇  
19 Aug

发展养老服务业应对老龄化挑战


截至今年上半年,南京60岁以上户籍老年人口已超过146.8万人,呈现出快速增长态势。其中,65岁及以上户籍老年人口99.65万人,占总人口14.3%,已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针对日益严峻的养老形势,我们可以借鉴一些地方养老事业发展经验和做法,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 
欧美:互助养老方式受欢迎
2010年,美国65岁以上老年人口达到总人口的13%。到2030年,65岁以上的美国人将占20%,85岁人数将增加50%以上,100岁人数更有可能增长近3倍。美国的主要养老方式是老年公寓、“半托制”养老机构和社区互助的居家养老,越来越多的美国老人喜欢住在只租给55岁以上老年人的老年公寓里,也称“退休社区”,除了租赁房屋外,还提供就餐、清扫房间、交通、社会活动等便利服务。其典型的设施和服务还有:医务室、图书室、计算机室、健身房、洗衣房、紧急呼叫系统、外出购物、组织参加社会活动等。公寓内每周放一次电影,还提供两小时免费卫生服务,定时有人上门帮忙,其服务标准不低于四星级宾馆。老人白天在养老机构生活、晚上回家的“半托制”也受到许多老年人青睐。  
进入“专业护理老人院”是德国老人们最普遍的一种选择。这些养老院拥有世界一流的硬件设备和人员管理方式。不过近年来,德国兴起了一种名为“老年之家”的互助养老方式。